Chromia

极地土著,生来寻寒,哪里cp冷往哪钻。
黄文写手,对,我黄文写手(兴奋)

我的后宫和我的后宫在一起了!?(二)

【全员拉郎,少主极度癫狂】

【其实早就想了一大串但是一直都没上手(捂脸】

【脑洞依然可留评论区嗷!】


1. 鸡茸金丝笋x符离集烧鸡

  “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,能不能care一下自己的衣着啦!”

  听到某位小少爷的娇气的咆哮声,阿符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。

  “怎么了,你这少爷连这都要管?”

  “我就是要管!”小笋还从未见过这么放浪不羁的家伙,登时气得脸都红了,一把按住了阿符,连拉带拖地进了屋里。

  “不是我说,你这家伙手劲怎么这么大?”

  “哎!别扯我制服!德州那家伙肯定会说我的——”

  [十五分钟后]

  “诶别说你这家伙做的衣服还蛮好看的……”

  “哼,那当然!”


2.龙井虾仁x子推燕

  少主带着一大堆上新好茶去找龙井,满心欢喜地想着今天应当能好好坐下喝壶好茶了,没想到——

  “这茶杯放下。”

  “?”

  你困惑地放下了手中的黑釉兔毫杯,听得龙井不带感情冲头一句——

  “子推兄的。”

你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,拿起了另一个青花杯,见龙井没说什么,便伸手去拉椅子,龙井虾仁眼疾手快一扇子打在你手上。

  “啪!”

  你瞬间扭曲了表情。

  “子推兄的。”龙井冷冷道,随后轻轻点向旁边一把完全一模一样的椅子。

  “这才是你的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
3.四喜丸子x扬州炒饭

  小笋办了场舞会,标准的西式奢靡宴会。大家实在太过尽兴,以至于音乐大了点,引来了前来探查的扬州。

  “这是……”

  你冲他挥了挥手,示意他玩的开心,随后乐颠颠地牵走了蟹酿橙的非命大螃蟹一边跳舞去了。

  (你这辈子单身活该我跟你说。

  扬州炒饭初来乍到,也不知该和谁一起跳舞。连衣服也没换,一个中式大袖衫在一大片燕尾紧身裤里显得无所适从,活像一地的青草里冒了朵黄花,打眼得很。

  可能他不适合这个舞会吧。

  扬州苦笑着摇了摇头,随后暗搓搓地打算退场,一转身却撞上了另一个食魂。

  “哎呀,真是对不起,小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 四喜丸子扶了扶帽子,连连向他道歉,扬州自然不会生气,只是笑了笑后目光在其身上转了一圈,发现四喜也没换衣服。

  “你怎么?……”

  “你说这个呀,西服穿了就不好跳圈圈舞了。”四喜露出了惋惜的表情,随后向扬州道,“你也是……怎么样,要手牵手跳圈圈舞吗?”

  然后他俩就跳了一整晚的圈圈舞。

  哦,对了,你骑了一晚上的非命。


4.扬州炒饭x八仙过海闹罗汉

  坛起荤香飘四溢,空桑海阁有新人。

  你替佛跳墙收拾好了衣物,乐颠颠地跑去海阁把八仙接了回来,然后一打弯拐去了隔壁谷场。

  远远的,你看到了那个挥着锄头秀丽身影,你激动地放下包裹,一蹦一跳地冲那方喊道:“扬州——我来接你啦!!!”

  “少主?”扬州错然扬起头来,随后立刻被你扑了个满怀。

  “唉,莫要胡闹,小心些,别滑了脚……”他无奈地说着,转身却见了在你身后局促不安的八仙。

  “吾乃八仙过海闹罗汉,游学至此……体验农活。”八仙说着躬身行了个礼,扬州立刻放开了你,回了个礼。

  “晚生扬州炒饭,先生多礼了。”

  说完他抬眼多看了八仙一眼。

  “先生可曾接手此事……?”

  “并未。”八仙摇了摇头,“但勤能补拙……”

  “晚生此时去了闲职也无甚要事,便在此地辅佐先生吧。”

  “这……多谢兄台。”八仙脸上泛起了些许红晕,而你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 当天他们手把手的锄地教程,你也没觉得哪里奇怪。

  几日后八仙书信和你提到扬州,你也没觉得哪里奇怪。

  月余之后的东海之邀,你进了扬州房间,刚好看见书架上放了一本你几日前借与八仙师兄的“民间文学”。

  “……”哎呀,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呢。


5.麻婆豆腐x剁椒鱼头

  那天麻婆豆腐问你打不打排位,你说好。

  当时队里还有另一个人,你扫了一眼,没看出个所以然,只觉得对方的头像甜美的很,可能是个有少女心的男孩子吧。

  你收回了视线,安心打排位。

  只可惜你们这次的队友不争气,两个人像呆逼一样排队送,你实在气不过,想着打完一定要点举报。

  可就在这时,你发现自己带来的两人突然都不动了。

  你队友是个孤儿啊,见此情形立即开喷:什么人啊,这么玻璃心玩尼玛的游戏呢。

  你刚想打字回骂他,团队频道里突然传出了麻婆豆腐气到爆炸的声音——

  “我可去你个西瓜头!你把我室友气得头飞了,我给他捡着呢,个不带脑子的,等着你爸爸我日穿你仙人板板——”

  你听到“头飞了”立即反应过来是剁椒鱼头,心下无奈地叹了口气,几秒后突然一个激灵——

  我咋记得他俩不是一个房间的?


6.蟹酿橙x诗礼银杏

  蟹酿橙喜欢组装机关,闲着没事的时候你也会去给他打下手,就递递扳手零件什么的。

  大部分时候他都在装兔子,各种各样的兔子,健壮的兔子,瘦小的兔子,兔兔包联名的兔子……

  诶,这里怎么有只机关小鸟?

  你惊奇地捡起了小鸟,将其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心上。掌中触感温润光滑,定是被人细心打磨过了,小鸟羽翼上被人刻上了精致的花纹,哪怕是看不着的腹部都纹了片雅致的银杏叶。

  你手一滑按到了银杏,那小鸟立刻按捺不住地飞了出去,小翅膀扑棱扑棱的,嘴里啾啾地叫着,活像只真鸟。

  你连忙趁着蟹酿橙不注意把它给抓了回来,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了原处。

  蟹蟹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

  你摇了摇头,拍了拍些许发烫的脸颊。

  非命看着你,那双青铜大眼珠子里透露出了怜悯的意思。


  唉,今天的空桑少主也觉得全空桑都很爱她/他呢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71 )
 

© Chromia | Powered by LOFTER